特种部队受奥巴马政府“宠爱” 引其他军种不满

美军在发展特种作战力量时
  近日,美军特种部队在索马里南部的海盗巢穴成功解救了两名遭绑架的西方人质,行动中美军方面没有人员伤亡。而参与此次行动的正是客岁5月成功击毙“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的美军特种部队王牌――海军“海豹”突击队第六分队。   而此前,尽管美军已经表示要大规模削减军力,但无人机数量和特种部队的部署却反在增加之列。五角大楼表示,国防部计划在2015年前把特种部队增加至7万人左右。加之美国媒体传言,2014年从阿富汗撤出驻军后,“绿色贝雷帽”等美军特种作战部队可能继续留守,用以打击反政府武装并训练阿富汗部队。一时间,美军特种部队再次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加强特种作战和情报搜集成为奥巴马政府对付全球威胁的首选方式   自“9?11”事件以来,美国以反恐为名,先后发动了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恐怖主义的气势。但是,这两场战争并没有从基础上遏制恐怖主义的恶性生长。相反,在美国本土及世界各地,恐怖活动仍然不断出现,使美国的本土安全和海外利益受到“严重威胁”。出兵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地面行动更是导致美国在过去10年间损失了大量人力和物力。   与之相比,阿富汗战争中,美军特种部队却为收集情报、发现线索、跟踪目标、配合作战立下了汗马功劳,为反恐战争的实施起到了严重的战略作用。   伊拉克战争中,美军特种部队更是先期进入伊拉克境内,展开情报战、心理战、舆论战,为美军争取了更大的主动权,使美军顺畅地实现了攻占巴格达的战略目标。   效益是战争的永恒主题。控制战争规模、进程和节奏向来都是作战指导者不懈追求的目标。信息时代,受政治、经济、外交等要素制约,战争越来越向小型化、可控化方向生长。即使是美国这样的一流军事强国,也希望把战争控制在一定的规模和地域之内,以求少战、精战、速战;以求经由过程节约兵力兵器,节约资源,减少附带破坏损伤,提高作战效费比。因此,美国人感到,特种作战在过去10年的两场战争中,运用领域越来越广,作用发挥也越来越大。   近年来,美国确实在实战中尝到了特种作战的甜头。“海豹”突击队第六分队因客岁5月成功猎杀躲躲在巴基斯坦的世界头号恐怖分子本?拉登而名声大噪,而索马里解救人质行动,也成为该部队能力不断提高的最新例证。奥巴马政府一直承诺要打造一支规模小、灵活性强的军队,经由过程发动外科手术式的反恐打击,使敌人陷入瘫痪状态。如今特种部队的成功运用恰恰体现了这种承诺,也使特种部队日益走上美国政府和军方策划的战略舞台。   作为美国总统手中的一张王牌,奥巴马在人质解救后高调称赞了特种部队的行动,借此来突出特种作战部队的作用。也正因为如此,美国国防部长帕内塔已经明确表示,将增加用于特种作战和情报收集的预算资金。美军种种行动表明,未来他们将更加依靠情报与特种作战相结合的方式打击恐怖主义,而不再是依靠大量地面部队去占领大片外国领土。   常规部队特战化势必成为美军特种作战力量建设的重要趋势   美军特种作战司令部前司令斯蒂纳曾指出:“在当今的多极世界里,特种作战部队是执行美国安全战略的非常理想的工具。”为此,美军高层决策者总是在特定的情况下,针对不同的作战对象,把非同平常、急难险重的作战任务首先赋予特种作战部队,发挥其“突击队”的作用,这使得特种部队的应用范围大大增加,特种部队逐渐由“小编组”向“大规模”方向生长。   其实,早在2006年,美国国防部发表《四年防务评估报告》的时候,曾为美国未来的军事战略制定了四项重要目标:打击恐怖极度主义、保卫美国本土、对某些处于“战略十字路口”的国家施加影响,以及防止所谓“无赖国家”获取核武器和生化武器。   为配合这四项战略目标的实施,该报告就提升美国武装部队开展“非常规战争”的能力及加强打击恐怖主义的力度,提出了一项极其重要的建议――全面扩充特种部队。   目前,美军特种作战司令部也承认,尽管美军特种部队正以每年一个营的速度快速增加兵力,但仍无法满足阿富汗和其他地区的需求。事实上,自“9?11”恐怖主义袭击之后,五角大楼一直在稳步扩大美军受训程度最高、最具破坏力的特种作战部队。这些部队包括海军“海豹”突击队、陆军的“绿色贝雷帽”部队以及空军和海军陆战队中的各类特种部队。   当然,培养具有过硬心理素质和丰富作战经验的特种兵需要一定周期,不可能一蹴而就,往往是百里挑一,培养周期较长。因此,特种部队在军队中所占比例相对较小。美军在生长特种作战力量时,也因招募不到充足的合格人选而影响了扩军进程,所招人员也只有1/4到2/3能经由过程苛刻的选拔程序。   然而,随着美军特种作战地位的显著提升和特种作战任务范围的不断拓展,为处理当前特种作战任务增多与特种作战力量缺乏之间的矛盾,常规部队特战化已经成为美军特种作战力量建设的必然趋势和捷径。 12下一页